云啊啊一直在等新异数

求评狂魔

今天的摊位!!

p1是我们后来装饰的摊面,p2是开摊前的东西合集~

很开心都完售了!我们最后还空摊了!

无料没有啦!

全程都是万万没想到:我的妈九州居然还有人

团子和本子余量会有通贩!

团子大概会有20-30个(主要看做的画手太太,不然你们想要的集体找她情愿一下? @叶曳夜烨 

本子余量不多,到时候有链接会通知,近期也不会开二刷,封面工艺比较贵,除非确定有100人以上还想买才会考虑,不过到时文都解禁能放出来了……


下面讲一下当摊主感想?

本来我们不好意思挂对联的!太骚了!!我们会是整个展馆最野的摊!结果后来开场一个小时之内本子居然完售了,太过高兴直接放飞自我挂了出来

听说有小姐姐过来唱歌我没能听见我好失落……

总之谢谢大家支持!!九州还是有摊的你们看看啊!!

占tag致歉

想了想还是说了一下~

cp23九州专摊摊位号出啦【u62】

野尘合志《燎原》场贩15本,我们都担心这个卖不完所以大家可以慢点能抢到的,其余部分也有通贩

野尘团子量少,但过后会有第二批通贩,没抢到的可以考虑通贩

百苏贴纸量足莫慌

还有各种各样的无料,也比较充足,领取条件什么的都在cpp上了,可以去看

以上东西都支持代购代领(求求你们快来拿吧别让我们糊墙哭了

因为受九州老贼们的尿性影响说不定会窗又会多添一些东西,总的来说大家可以来找我们玩,要是一个激动还会送点没po出来的东西也不一定

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

【荼岩】亦老II -04-

*小伙伴@阿狸 的点梗~

*沉迷木头人的我终于想起来要更文了……

*点击本章收获荼岩绝(er)美(bi)约会过程


*

  原本神荼想去找安岩问个清楚,结果扑了个空——他万万没想到,行动范围扩大了的安岩翘班了。

  此时距离新年还有两个星期,然而这两个星期里安岩说什么也不想再干活了。

  神仙也是要放假的!

  安岩这般理直气壮地想着,抱着穷奇就出了校门。

  

  随着许愿转发数量的增多,越来越多的愿望涌进他的脑海里,冲击波似的冲得他头昏脑胀。

  本来也是一时心软,再加上毕竟是难得的信仰之力,他一开始也没舍得拒绝。谁知愿望越来越多,他天天忙得团团转,连在校园里悠闲散步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过老张的猜测也没错,信仰范围增大了的安岩如今已经能离开学校了,或许再努力个半年,整个K市都会是他的了。但安岩怨天怨地地表示:如果能离开K大的代价就是天天忙成狗,那他宁愿一辈子缩在学校里算了!

  事实上Z国神明众多,各司其职,此时蜂拥至安岩这儿的愿望在他们看来都是九牛一毛的存在,对于这些神明来说,如何有效的选择愿望实现是一门学问,这么多的愿望他们不可能一一实现,所以更多的时候他们其实也会偷懒……

  只是可能谁也没想到,安岩,即使已经还未有神位,就已经有神的懒惰了。

  忙到疯球了的安岩走得倒是潇洒,神荼却站在毫无反应的、被在树干上用灵力写下“今日打烊”二字的桃树面前沉默了很久。

  

  安岩抱着穷奇第一次踏出了K大校门。

  五百年前一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桃核落于此处,从此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久而久之聚众生愿力而生,化作守护神庇佑一方生灵。他看着这块原本人烟稀少的荒原渐渐有了人烟,随着时代变迁,高楼建起,原本那间不大不小的学堂也在战火停歇后变成了如今全国知名的学府。

  如今的人们不再相信神明,更不再许愿,他们相信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除了那些存在了千年的知名神祇,没了愿力和信仰,许多靠信仰而生的小神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就连本地原本存在的几个小土地神不知何时也失去了踪影。

  若不是安岩所处的山丘被建成了学校,而学生还没怎么接触社会,尚存有一丝许愿之心,可能安岩也撑不到现在,更遑论如今他居然还能把信仰范围扩大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迈出过这方寸之地了,即使是眼前那一条街的商铺都能让他好奇地观察许久。之前他总站在门口或趴在墙头往外望,试图观察外面的景色,却从没想过自己有能亲眼看到的一天。

  穷奇天天在外面混,打过公猫泡过小母猫,对这一条它称王称霸的街没什么特别感觉,不过安岩很高兴,它也愿意陪着他到处逛。

  而且,没!有!神!荼!

  还有什么比这更令凶兽高兴的事么?根本没有好么!

  穷奇费劲地跳出安岩的怀里,冲着他喵喵直叫,一副要带他去玩的模样。安岩心情好,跟在它的身后走,想看看它会带自己去哪里。

  穷奇本意是想带安岩逛遍自己最喜欢去的几个地方,比如附近的小公园,又比如小公园附近拐角处的那个烤鱼超好吃的烧烤店……然而它万万没想到,守护神驾临会造成什么样一种局面。

  K大附近的那条街还好,毕竟穷奇揍过那些猫猫狗狗,让它们都知道这个地盘上有个不好惹的混世魔猫,让它们就算再怎么想贴近守护神蹭他的祥瑞之气也要忖度三分。

  然而离开了这条街,穷奇的威名就没有了。

  一开始是一只流浪狗,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身后,紧接着一只流浪猫带着她的小猫们出现了……成群的麻雀盘旋在他们的头顶叽叽喳喳地边叫边跟着飞,身后的猫狗大军浩浩荡荡,街旁水族店水缸里的鱼恨不得一条两条挣脱水的束缚蹦出来,最终齐刷刷贴在水缸上,像在对安岩使注目礼。

  安岩倒没觉得什么,守护神本就是庇佑万灵的存在,更何况有的时候动物的信仰比人类更虔诚,只不过很多神祇对这些生灵很是不屑,安岩对此倒没什么偏见。

  只是被这么多动物跟着,似乎还有增加的趋势……行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被动物群星捧月般簇拥着走的安岩。

  这令穷奇十分愤怒。

  安岩大人是它的!这些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猫猫狗狗鸟鸟鱼鱼是怎么回事!

  穷奇气得毛都炸了起来,打算现场施展威力,直接把这变成它的地盘。它一下子就窜到了安岩身后,对着身后的猫狗躬身龇牙翘尾,就连怕抓伤安岩专门收起来的指甲都再度伸了出来,寒光凛凛,胡须一颤一颤的。

  即使化形成了猫的模样,但上古凶兽的气息还在,被它有意地释放了一点出来,压得流浪猫狗们不敢上前。

  它失策了。习惯了附近街道的猫狗不敢来K大缠着安岩,它却忘了其他街道那些没被它揍过的猫狗是敢上前的,更别说现在已经到了公园附近,而公园的猫狗……是最多的。

  安岩也觉得有些不太妙了。

  不远处就是目所能及的公园大门,然而,无数的猫狗聚集在门口,朝他们这边蠢蠢欲动地望着,似乎还一点一点地挪过来——哪怕前有上古凶兽威压,后有自家主人责骂,仍然义无反顾。

  安岩:“……”

  穷奇:“喵喵喵!!喵!!”

  “小兄弟,你的猫有点凶哦。”一位路过的散步大妈说。

  “……”安岩尴尬地笑了笑,一把捞起了地上的穷奇抱在自己怀里,冲着散步大妈点头,“不好意思,小白最近心情不太好。”

  他朝公园的方向瞥了一眼,又冲着那位大妈笑了笑,一溜烟儿拐进巷子里。

  巷子幽深没什么人,安岩抱着穷奇夺命狂奔。

  

  神荼在K大没见着安岩,正欲掏出手机给他打个电话,却感觉到校门口好像有什么响动,寻过去一看,果然是安岩。

  只是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

  还带着穷奇一起。

  穷奇对神荼向来厌恶敏感,只要后者离自己五百米远就要张牙舞爪一副不死不休要把他脸抓花的神情。但这一次被安岩抱在怀中和安岩一起回来的穷奇却好像没看见他,他们逃命似地跨入了K大校门口的减速杠内后,安岩怀里的穷奇便挣扎着跳了出来,冲着安岩意义不明地叫了一声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校门。

  神荼不免有些诧异:“怎么了?”

  穷奇虽然一直都亲近安岩,但毕竟他们也朝夕相处过千年岁月,神荼对穷奇的性子也是十分了解的,看穷奇刚才离去的背影,好像是去干架。

  安岩刚进行完夺命狂奔,此时说话都带喘:“太可怕了……还是K大安全……”

  神荼以为他们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但转念一想,安岩是个守护神,万物生灵都会亲近他,基本也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到他,就算是前些日子出现的吸灵阵,但有穷奇在,也会提醒他才对。

  所以是足不出户的守护神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安岩此时还心有余悸,喘着粗气觉得喉咙干得要出血。

  大学体育课他都是靠法术含湖过去的更别说一年一次的体测了,这次在被猫狗鸟们追着跑的时候忙不迭地来了一次逃不过的1000米。

  他赶紧找到路旁的一张椅子坐下。看他的样子,神荼摇了摇头,去小超市给他买了瓶水。

  安岩接过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瓶才勉强缓过来,显然对于缺乏锻炼的宅男守护神而言,狂奔1000米还是太累了。

  安岩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问神荼:“你怎么在这?”

  “找你问点事。”神荼说。

  “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安岩嘟囔道。

  神荼重重地一挑眉,斜眼看着他。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他找自己帮忙、给自己惹事的才对吧?你手里还拿着我给你买的水呢!

  安岩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干咳几声:“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神荼:“陆小安许了什么愿望。”

  “陆小安?”安岩茫然,显然是没记得这个名字。

  “那个孩子。”神荼说。

  安岩默了一下,问:“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感觉你不是个会关心小孩的人啊。

  “我在医院里碰到了他。”神荼道。

  “你去医院干嘛?”安岩有些困惑,“哎我说你能不能别我问个问题你就回答一个问题啊!前因后果讲一下好不好?”

  神荼:“……”

  他面无表情地扭头看向安岩,提醒他自己根本就不是个话多人设。

  然而目前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校道旁的长椅上面面相觑,能充当神荼代言人的老张也不在,神荼努力地组织了一下语言,用言简意赅地概括了一下前因后果:“老张扭到了腰,去医院碰到了他,医生说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脑瘤恶化,可他却依旧能跑能跳。”

  安岩沉默地喝了口水。

  “他的愿望是什么?”神荼看着安岩又问了一遍。

  得了脑瘤没有多少时间了的孩子却活蹦乱跳到处动弹,再加上前些日子他来许愿这个举动,不由得让神荼产生“安岩不会随意实现将死之人想要的弥留愿望了吧”这种怀疑。

  

  的确,守护神通过实现愿望获得信仰和存在,其中能获得更多信仰的就是将死之人及其家人的愿望。但生死不是守护神能干涉的领域,就算是掌握生死簿的判官与十殿阎罗都没法令将死之人的寿命延长,一旦有守护神冒险延长了将死之人的死亡时限,要付出的代价或许比他能获得的还要大。

  但还是有些守护神愿意铤而走险,毕竟掌管生死的地府和保护生灵的守护神本身就相看两厌,如果在生死簿记录的当天守护神守在信徒身边,还能和勾魂鬼差商量一下,最多两个人打一场,延长个几天还是没问题的。再长,地府就要打人了。

  但是生死有命,在天道,在生死簿,守护神不能更改,而且哪怕只延长一天,不仅会消耗大量的瑞光不说,还或许会遭受天谴。

  而且现在……

  神荼悄无声息地开了天眼看了安岩一眼,守护神身上的瑞光虽然依旧光彩逼人,但和他先前见到的时候已经减了许多了,他有理由怀疑安岩花了大量的瑞光去实现陆小安的愿望。

  “我是实现了他的愿望,但他的愿望却不是希望能活得久一点。”安岩说,“我算了一下他的寿命,大概就是在初四初五这两天了。他的身体在找我许愿前就已经变得十分虚弱,相信来找我许愿的那一天还是难得有力气的时候。他向我许愿,希望能快快乐乐地过完这个新年,我便每日将一部分瑞光散入他的体内,支撑着他的行为活动。这样只是减缓他的痛苦而已,到了时间,他一样会死去。”

  “他希望自己能和家人一起快快乐乐地过完这个年。”安岩说,“可是他撑不到元宵了,我只能保证他能快乐度过除夕。”

  安岩说这段话的时候,表情有些难过。

  生死之事,他应该看的太多了才对,可他依旧难过。尤其是那么小那么年幼的生命,却要因为恶疾终止于一个尚且不知世事亦不知生死的年纪,于是许的愿望居然也是如此简单,不求生。

  “我应该守在他身边的,”安岩叹了口气,“他的身体时好时坏,坏的时候消耗的瑞光就多,我能感应到瑞光的变化,我应该跟在他身边随时补充才对。他在哪家医院?”

  神荼:“省院。”

  “哦……”安岩闷闷不乐地说,“太远了,我应该过不去。”

  “不一定。”神荼却道,“他既然信奉了你,你在医院就有了信徒,你可以过去。”

  安岩瞪大眼睛。

  神荼起身,低头看向安岩:“不信?”

  “那就来试试!”安岩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把身上的瑞光收一收。”神荼又说,“你还想再被动物追一次吗?”

  安岩老脸一红,瞪了他一眼:“要你管!”但还是默默地努力地收敛了瑞光。

  

  收敛了瑞光的守护神再度颤巍巍地迈出了大门,尽管他依旧受到生灵喜爱,但这次的生灵没有方才那么过分了,安岩这才觉得自在了不少。

  神荼默默地瞥了一眼路边,想要甩着舌头跑来却被他一眼吓退了的哈士奇夹着尾巴以比来时还快的速度逃走了。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尽管没了神格,尽管过了数千年,他不招生灵喜欢的命格还在。

  

  神荼说的没错,因为陆小安的缘故,安岩果真能去到省院,平时连出学校都要被弹回去,如今却能跑到省院去了,行动范围再度扩大,又让他高兴了起来。

  省院距离K大有几公里的距离,光是坐公交车就要坐一个小时,安岩一点也不介意,甚至还跃跃欲试,神荼没办法,只好随了他。

  十分钟后,安岩后悔了。

  在中途一站下来后,他抱着垃圾桶吐得昏天黑地。

  五百岁守护神安岩,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晕车。

  神荼在一旁很是无奈,只能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又把手里帮他拿着的小半瓶水给他漱口。

  安岩觉得自己是个傻逼,明明能飞过去,为什么还要坐车?

  最后他恍然大悟:因为神荼,神荼不能飞过去!他是陪神荼坐公交的!

  “都怪你!”安岩抱怨。

  神荼:“……”关我什么事?

  然而目前两人该怎么一起过去,这的确又是个问题。安岩还没那么大能耐能带人飞,更何况他的地盘核心还是在K大,离K大越远力量越弱,更别说是距离K大几公里远的省院了。

  其实,他完全可以选择自己飞过去,然后让神荼自己坐公交随后赶来,可安岩却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一样,绞尽脑汁地在思考如何让自己不晕车。

  神荼虽然心里早有这个主意,但他又不想说,可他也不想看到安岩晕车的样子。

  两个人各怀心思心事重重地坐在公交车站牌下。

  神荼刚想说算了,你先飞过去吧,我坐公交随后就来,安岩却突然一拍大腿:“有了!”

  神荼:“?”

  安岩双眼炯炯有神地看向神荼:“我们骑单车过去呀!”

  神荼顺着安岩的手看去,只见一排共享单车静静地停在路边。

  “……你开心就好。”

  

  神荼觉得他们俩特傻,可安岩却觉得很开心。当初活动范围只有K大那么大的时候,他因为无聊就学了很多东西,骑单车就是其中之一。

  以前他只能趁人少的时候在校道上骑来骑去过过瘾,现在在马路上骑单车,让他吃尾气他都觉得比在学校里还舒服。

  那是自由的味道。安岩义正言辞地表示。

  于是剩下的路途,安岩和神荼是骑单车过去的。

  把共享单车还了回去,安岩往医院门口一站,转头对神荼说:“陆小安不在医院里。”

  神荼看着他,安岩继续说:“他好像在那个方向。”说着他朝西南方指了指。

  神荼没说话,只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朝着陆小安所在的方向走去。

  安岩边走边感知自己的瑞光在何处,最终停在了一栋百货大楼门前。

  百货大楼前喜气洋洋,自动门旁挂着一副春联,门口放着一棵高大的桔树,还在枝叶上挂了不少空红包作为装饰,周遭也摆了一圈又一圈的花,老远就能听见门内音箱传来的“恭喜恭喜恭喜你~”的歌声。

  百货商店内人来人往,进去的人拖家带口,出来的人满载而归,安岩第一次看见这种景象,不免有些发愣,神荼早就习以为常。

  但他知道安岩是第一次看,不由得牵上了他的手。

  安岩一愣,耳尖莫名有点红。

  神荼说:“人多,牵着防走丢。”

  “哦。”安岩的脸顿时臭了起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神荼:“你毕竟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

  安岩朝天猛翻白眼,但还是没有挣脱神荼牵着他的手。

  “陆小安在几层?”神荼问。

  “三层。”安岩没好气地说。

  “那我们上去。”神荼说完,牵着他走向了一旁的扶梯。


TBC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俩约会谈成了这样,我也不知道……

祝一下我和方锐大大生日快乐~

贺文是赶不上了,这辈子都赶不上了

我要去吃火锅庆祝了XD

预售链接出啦!!求求大噶看看哇!

鲤清鹤白:

(`・ω・´)cp23DAY1九州同好的ktv包间来辽!
感谢为了这次出摊和合志努力的各位太太,真的都特别优秀!欢迎大家前来一起玩耍!摊位信息请见p1

同人合志——《燎原》(姬野x吕归尘)会有场贩和通贩,代理工作室:牛奶星工作室
主催:鲤清鹤白
封面&宣传:朗谷
题字:龙渊lorn
文阵:叶锦兮 迟穆 白麻 路北川 苏笙息 沈昀川
图阵:叶曳夜烨 鲤清鹤白
校对:叶清眉 温曲 鹿慕
排版:叶清眉
由于只按成本贩售,所以场贩没有余量的话就不会再开通贩了。摊位其他信息请关注微博后续(id:鲤清鹤白)或cpp社团:南淮夜宵分队 

社团cpp地址

场贩印调投票(线上预售不算喔!)

微博转发抽奖!

 

线上预售链接已发布,野尘同人本《燎原》和百苏同人贴纸工作室放的链接是一个,选择不同选项即可(`・ω・´)

线上预售链接点我

我想向全世界吹我们野尘本的封面

封面好高贵,我的文不配

猛男落泪.jpg

我的稿子交啦,最近应该能出一宣了!

占tag致歉

顺带提前打广告,除了我其他人都是神仙,买了不吃亏【猛男落泪

我们一起学冒叫,一起■■■■■

“我二十岁就跟着■■■,刀山火海我陪他,但他和我分道扬镳了。好,■■■,我要让你后悔。”■■说。


“自那以后我便要事事都和■■■不同,”■■说,“他的牧云记拍了我的缥缈录也要拍,他让倪妮演悟空我便要让舒淇演上海堡垒,他不写九州我偏要写下去……直到他看上了蔡骏。”

“我很不忿!所以我也看上了唐家三少!”■■恶狠狠地说。

“我站■■!”一毛不拔大师愤怒地说,“潘海天我也看上你了!就问你怕不怕!”


“唐缺来前,我是兄弟们里最能磕的,cp有事都跟我商量,唐缺来了,大家就只和他混了。这事儿说真话我心里也有过疙瘩,跟唐缺闹过不少矛盾。但后来我想明白了,唐缺要当■■■■■的粉头,需要很多男人辅佐他,我不能自私。唐缺很优秀,对■■炒cp有用,所以我也喜欢他。我要让■■■■■当上文娱圈国民cp。”唐家三少说。 ​​​


“我想回九洲去了,九州这里虽然有■■,但他心里只有缥缈录,和他的那些广告们。但我不能白白地走,我要带走大胤之前所有的设定,呵呵,你是有胤朝和燮朝,可我看你再怎么弄出前面的设定来。可惜船到江中,那些江粉中的两个,xx和xx跳上我的船来,说■■■你要走便走,九州说到底还是■■和我们的。”■■■说。


“我一直看不上一毛不拔大师,那么秃又没颜值,我们■■■■■五大粉头这个组合,最拖后腿的就是他!可我有一天忽然就喜欢他了,因为看他跟■■在一起那么好,手拉着手讨论缥缈录电视剧阿苏勒扮演者。世界那么大,有爱的粉头和正主那么少,我怎么能不喜欢他?我也是个有爱的男人呀。”唐家三少说。

我突然也渴望知道

ice hole:

突然诈尸 也跟个风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因为沉迷木头人而忘记了写稿子所以现在正在焦虑地赶稿……

如题,10.20就死线了,我却只写了5q字(当初装逼说要写3w……),还要画个图(也不知道能不能画出来反正只想了个构图)

我的头已经秃了

如果能顺利关窗大概20号恢复更新